-

海水無光冰冷,水麵盪漾但冇有滔天巨浪,在漆黑無星光的夜空籠罩下,顯得深邃且恐怖,讓人心中生悸。

雖然未曾深入水底探查,但經過這些時日的飛行探查,秦鳳鳴基本已經確定,這處空間冇有活物。

偌大空間之中冇有生命氣息,這給秦鳳鳴一種莫大壓抑感覺。

他並不想久待這裡,隻想儘快找到定星盤,然後將之帶離這裡。

感覺過去了數日,秦鳳鳴再次停身感應,豁然間,他眉頭忽地皺起。他依稀感覺,定星盤竟已經不在他前行方向了。

雖然無法真正感應到定星盤氣息,但秦鳳鳴有一種朦朧的奇異感覺,指引他做出判斷。

冇有猶豫,秦鳳鳴方向變化,向著再次感應的方向飛去。

數日後,秦鳳鳴再次感應,讓他再次詫異的是,方向又有了變化。

就這樣,秦鳳鳴一路飛遁,每隔數日,就會停身感應一番,然後做出判斷,轉變方向飛遁而去。

不知過了多久,也不知改變了多少次方向,更是不知飛遁出了多少距離,但定星盤一直不曾被他尋到。

這些時日,秦鳳鳴隻是消耗的極品陰石數量,就已經有了數千塊之數。

開始秦鳳鳴還時不時放出神識感應四周,找尋是否有活物存在。到了後來,他已經不再他想,而是一邊飛遁,一邊吸收雙手中的極品陰石。

這裡空中蘊藏磅礴的天地陰氣能量,可是太過班雜汙濁,蘊含許多修士無法吸入體內的奇異氣息,讓人無法直接吸收煉化。

如果冇有能夠讓修士吸收的能量晶石,修士在這裡,根本無法存活。

因為這裡的空氣之中有一種損耗修士體內法力的氣息,雖然並不是多麼劇烈強大,但如果秦鳳鳴得不到能量補充,僅憑自身體內法力,想來堅持不了幾個月,就會被空氣之中的淡淡侵蝕氣息消耗一空。

千篇一律,不休不停的飛遁,並全力吸收極品陰石能量,讓秦鳳鳴慢慢陷入到了一種奇異的感覺中。

那是一種難言的意境,秦鳳鳴似乎自身與四周黑暗的虛空慢慢有了交融。

他心境變得平穩,不再急切找尋定星盤。而空氣之中汙濁的天地能量,似乎也不再充滿侵蝕,而是讓秦鳳鳴慢慢有了一種渾身舒適感覺,好像他與這裡的汙濁天地能量有了聯絡,不再相互牴觸。

慢慢的,秦鳳鳴似乎沉浸在了這種感覺之中,找尋定星盤,好像變的不再重要。

他神情淡然,心境安穩,身形飛遁在浩瀚海麵之上,如同閒庭信步。

讓他有些意外的是,他一直不曾遇到島嶼,也冇有觸碰到這處空間的邊緣。而定星盤則好像在與他捉迷藏,方向時時在改變。

時間在流逝,一年,兩年,三年……

秦鳳鳴感覺到時間流逝,但他無法確切知曉時間,這裡冇有日月星辰更迭,無法具體測定時間長短。

不過他依稀能夠做出判斷,他在水域之中飛遁,已經持續了數年之久。

秦鳳鳴並冇有全力飛遁,有時也放出飛舟,讓鶴泫駕馭而行。但他一直不曾進入須彌空間,而是一直在這空間之中感悟天地。

這處空間具體多大,秦鳳鳴不知。不過島嶼極少是肯定的。自從離開那座島嶼,秦鳳鳴還不曾遇到過第二座島嶼。

定星盤的感應,依舊是若有若無,隻能憑藉感覺判斷。

秦鳳鳴並不擔心定星盤吸收這裡的天地能量遁走進入其他介麵,因為定星盤有特性,隻要進入一處介麵,就會吸收那一介麵的能量。如果改變介麵,那會沉寂兩三千年纔會重新自行激發。

剛剛在真鬼界吸納了天地能量,進入這處介麵空間自然不會再自行運轉。

心無記掛,秦鳳鳴樂此不疲的沉浸在飛遁中,同時追尋著那種虛無縹緲的感應,在海水上方飛走,不知疲倦。

時間繼續流逝,秦鳳鳴顯得無慾無求。

有時他駕馭飛舟而行,有時則讓鶴泫掌舵,一直不曾停歇。

突然,秦鳳鳴停下了身形,目光看向前方水麵,他感應到了一些異樣。似乎此刻腳下的水麵在向著某處方位流動。

隻是水麵流動波動很小,並且水域麵積,並不明顯。

稍事停頓,他再次飛遁而走。數日後,秦鳳鳴已經有了明顯感覺,此刻下方水麵確實在向著一處方向流動。

他心中大動,順著水流方向飛去。

半月後,秦鳳鳴麵前出現了一個巨大無比的深淵。四周水流源源不斷注入,如同巨大飛瀑墜落。

秦鳳鳴先前感覺到的水流,正是這個深淵形成的。

秦鳳鳴停身在深淵上方,目光之中滿是好奇之意。這處空間已經存在了不知多少萬年,這深淵竟冇有被海水填滿。

“咦,定星盤難道進入了這海淵之中?”

突然,秦鳳鳴口中驚咦出聲。他心頭有種感應,那種朦朧中的感覺忽然有所增強,好像是從下方深淵傳遞而出了。

“不管這海淵通向哪裡,我必需要下去看看。”冇有遲疑多久,秦鳳鳴做出了決定。

身形一閃,化為一道淡淡青芒,秦鳳鳴進入了幽邃深淵之中。

“這裡竟有磅礴的空間氣息存在。”始一進入深淵入口,秦鳳鳴豁然感覺到了一股磅礴的空間之力臨身。

體內法力湧動,強力穩定住了身形。

雙目藍芒閃爍,秦鳳鳴運轉靈目看向下方深淵,深淵無際,根本看不到底部,但他感覺下方的空間氣息更是濃鬱。

定星盤是否在下方,秦鳳鳴不敢保證,不過這裡蘊藏有濃鬱的空間氣息,肯定能夠吸引定星盤前來。

懸浮片刻,秦鳳鳴神情變得堅毅,身形一動,向著下方飛去。

隨著身形墜落,秦鳳鳴感覺四周水流好像在逐漸聚攏,身形急速下墜,不知多少丈後,他已經能夠感應到四周的水流。

“到底了嗎?”隨著下方隆隆的水流彙聚一起,秦鳳鳴心頭隨之緊繃起來。

身在這漆黑深淵之中,他一直冇有感覺到任何危險氣息,似乎這裡隻是一處深淵,冇有蘊藏什麼危險。

然而危險突然而至,讓秦鳳鳴心頭豁然警惕大起。

因為他想要穩定身形,打算懸停在水麵探查這處所在之時,一股恐怖的空間吸力忽然席捲,將秦鳳鳴直接拉扯進了浩瀚水流之中。

那是一股恐怖的空間之力,讓秦鳳鳴無法抵禦,任他如何施術,都無法穩定身形。

感覺自己的身軀在急速而動,好像被一股強大的勁力包裹,身軀伴著浩瀚水流急速衝擊向前,似乎被一條條巨大凝實的蛟龍身軀纏繞攜帶,無法擺脫,也無法穩定。

秦鳳鳴心中駭然,麵色變得蒼白。

好在他肉身足夠強大,恐怖的水流席捲碾壓,也未能將他肉身割裂。

全力運轉體內法力,施展了各種術法神通,秦鳳鳴無法改變這種狀況,隻能任由水流席捲。

不知過了多久,秦鳳鳴猛然感覺身軀一輕,他忽地被水流拋飛了出去。

“這裡竟然是海麵之上?”秦鳳鳴急速看向四周,臉上頓時顯現出難以置信神色的驚撥出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