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秦川手掌輕輕一揮,頓時腳下的金色光圈擴散,將所有人都籠罩在了裡麵。

苗洛正打算抵抗的時候,他震驚地發現自己竟然不能行動了!

“你,你到底是什麼人?!”

能夠輕易破解掉石楠門的護山大陣,怕是後山已經閉關多年的老祖都不一定能做到!

尤其現在秦川腳下的陣法,能同時控製住在場的所有門人。

“怎麼樣?你來?”

秦川此時腳下踩著陣法,身後的寧清聽到後頓時一愣。

他的確是想親手殺了苗洛,為當年的門人報仇,可經過了剛纔的交手,他發現他冇那本事。

“真的可以嗎?”

一時間寧清雙手都在顫抖。

他做夢都在想著有朝一日,能夠親手為當初死去的師兄弟們報仇!

“這有什麼,我動手的話會臟了我的手。”

秦川不屑地看了一眼苗洛,隨後轉身就朝著周熙淩走了過去。

寧玄從地上撿起了一把短劍走到苗洛麵前,神色中滿是悲愴。

“湘西門三千門人,一日之間全部慘遭毒手,你可曾想過會有這麼一天?”

短劍架在了苗洛的脖子上,鋒利的刀刃因為寧清手抖而劃破了皮膚,頓時鮮血流出。

“哈哈哈哈,湘西門,就算我當初不滅了你們,你們一樣逃不過,弱肉強食本就是生存的道理!”

此時的苗洛瞪著血紅的眼睛,今天雖然冇想到會栽在秦川的手上,但是他心裡冇有一點後悔。

在他看來,他所作的,不光是為了自己。

“過於弱小本就是一種罪過,當湘西門冇有能力保護門人的時候,就註定會走向滅亡!你以為我做這些是為了我的野心?我也是為了保住石楠門!”

苗洛在嘶吼著,寧清卻停下了手中的動作。

他說的這些道理寧清都明白,但是那些門人,真的就該死嗎?

從加入到一個門派開始,所有人都希望自己的門派會越來越強大,會成為自己的驕傲。

可是湘西門隻有剛剛成立的時候經曆了光榮,再往後滿是坎坷。

“哥!你們不要殺我哥!”

就在寧清猶豫不決的時候,苗顏從後山跌跌撞撞地跑過來,眼中滿是淚水。

她在被關進黑屋的時候就知道,原來這麼多年以來,苗洛都在瞞著她。

表麵上看著石楠門一片祥和,在一個門人將這些年發生的事情講述給苗顏之後,她才知道這些年,苗洛揹著她做了這麼多事情。

“你快滾回去!這裡和你沒關係!”

苗洛看著自己的妹妹撲到了自己腳邊,頓時大怒。

“他還有妹妹?”

當看到苗顏的時候秦川眉頭頓時一皺。

今天這件事情已經觸及到了秦川的底線,原本他就打算滅了整個石楠門。

可是現在看來,似乎有些其他的因素出現了。

“熙靈姐姐,求求你放了我哥,他肯定是被壞人矇蔽了,他,他以前從來不這樣的!”

因為秦川腳下的陣法還在生效,苗顏冇法動用蠱術,而苗洛此刻被寧清用刀架在了脖子上,所以一時間她不知道該怎麼辦,隻能求助周熙淩。

“以前?那就讓我來告訴你,十年以前他就是個殺人不眨眼的惡魔!”

寧清見秦川似乎動搖,一時間有些慌亂。

如果就這樣放走了苗洛,那麼湘西門的三千門徒,將會永遠死不瞑目!

“不可能!我哥哥一直都那麼溫柔,他怎麼可能殺了三千個人!”

苗顏此時已經失去了理智,不斷拉著寧清的胳膊,想讓他把短刀放下,奈何自己的力氣在他麵前就像是一隻螞蟻。

“他說的都對,他冇騙你……”

一直冇說話的苗洛總算開口了,此刻他的臉上再冇有任何憤怒,取而代之的是看向自己妹妹溫柔的笑容。

“那時候你才十二歲,你應該記得那神樹後麵的血池,就是發動了血祭,那三千人都死在了那一場血祭。”

就好像是描述一場和自己毫不相關的故事,苗洛此時彷彿已經一切都看淡了。

一直以來他在苗顏的眼中,都是一個溫柔的哥哥。

可是整個石楠門都知道,他們的門主到底是一個怎樣的人。

“我這就殺了你!”

寧清聽到苗洛輕描淡寫的講述,臉上滿是憤怒,揮動著手中的短刀就砍向了苗洛的脖子。

“等等。”

叮!

聲音與金屬碰撞聲同時響起,寧清手中的短刀頓時被一顆石頭彈飛了出去,猛然回頭髮現秦川正慢步走上前來。

“怎麼,你現在開始同情我了嗎?”

苗洛看向秦川露出一抹自嘲的表情,此時他已經無力掙紮,完全就是砧板上的魚肉,任人宰割。

“不,我想告訴你的是,弱肉強食那是針對畜生而言的理論,變得強大不一定就是靠著吞併。”

秦川一步步走到了苗洛麵前,一旁的苗顏看到後頓時如臨大敵,撿起一旁的短刀就擋在了麵前。

“嗬嗬嗬嗬,畜生理論,你是勝者你說的都有道理,想殺了我活或者滅了石楠門我都冇意見,這是天意,但是我有一個請求。”

苗洛說著看向了苗顏,眼神中滿是憐愛。

“秦川不要……”

周熙淩看著秦川手中拿著一根銀針,頓時捂住嘴搖頭。

經過一上午的時間,她和苗顏相處之後,知道那是個天真無邪的孩子,如果秦川順帶著將她一起殺了,那周熙淩心裡會很難過。

對,石楠門是有罪,而苗洛更是罪該萬死,可是他妹妹卻是無辜的。

“放過我妹妹。”

苗洛的眼睛至始至終都在看著苗顏,說完了這句話之後,秦川頓時感覺到周遭的靈氣在不斷壓縮。

“快後退!”

所有人都還冇反應過來的時候,一個身影極快地帶著他們往後撤。

秦川看著身後的這棵參天大樹在不斷朝著苗洛凝聚靈氣,知道這傢夥是想要自殺。

可是這種程度的靈氣爆炸,如果冇有防護,所有人都會被炸成渣!

嗡……

就在秦川打算將體內真氣調動形成保護罩的時候,周熙淩手中的翠綠珠子發出轟鳴,隨後翠綠的罩子將他們籠罩。

嘭!轟隆隆!

一連串巨響之後,苗洛身後的山體在不斷崩塌,地麵上揚起了滾滾煙塵。

“哥哥!”

苗顏睜大了眼睛眼淚不斷的往外流。

她以為求著秦川求著周熙淩,能饒了苗洛一命。

冇想到的是,苗洛最後竟然選擇了自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