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哐當!

這一刻,仙界齊齊震動,不朽力量洶湧。

恍惚間,整個仙界都被照亮了,西大宙上空王威蓋世。

仙界許多人駭然不已,刺目的光芒猶如天空之上有十日淩空一般,西大宙那邊瞬間亮的刺目。

一縷縷不朽的氣息橫跨天地間,猶如天地間的雷龍一般,纏繞大道氣息,法旨驚天。

從西大宙那邊走出來了一個生靈,他左手持萬古不滅戰刀。

戰刀太過刺目了,冰寒的刀芒照耀古今,彷彿可斬來世今生。

他右手捧著天地的一角,那是一片古老的天地,彷彿被煉化了一般,成為了某種至寶,有永恒的力量在其上盤旋!

此刻一手天地一角,一手戰刀,威勢幾乎達到了極致,長髮披肩而下,身姿偉岸如神魔尊者,彷彿他曾開天辟地一般。

他的氣息始一出現,就逼退了天地大道,整個仙界,從他那個位置開始在褪去色彩,變成了黑白的世界。

天地變色雖然許多人都能夠引起,但是引起整個仙界的天地褪色,至今還未曾有人做到過。

這種氣勢根本不是一般王者的氣勢。

西大宙無數生靈身體劈啪作響,骨頭震顫,根本承受不住這種威壓,全身都彷彿要崩潰了一般。

這力量太過無與倫比了,氣焰囂張且威壓四方,無邊無際,充斥著宇宙的每一個角落。

此刻王踏天而來,殺意驚動四方!

同時第二紀元本來就在西大宙的那位天帝與其有了神念交談。

神念驚天,不知道交談了什麼,但是可以想象,絕不是和平的交流。

兩大天帝在交談,混沌翻湧,他們身側滄海桑田,萬世沉浮。

於混沌翻湧之中,兩尊可怕的身影浮現天地間。

而且這個時候,猿王洪的氣息也爆發了,氣血無敵,沖天而起,渾身金燦燦的毛髮像是被沸騰的黃金給澆築過了一般,金色光彩奪目,同樣照亮了整個仙界。

三王並起!

這太過可怕了,仙界再次出現了崩碎,似乎是難以承受三王的氣息。

三王的氣息橫壓而下,山河崩塌,江河倒灌,汪洋沸騰,沖天而起。

就是巨大的星球這一刻都在崩碎,然後再次聚合,萬千光彩飛舞天地間。

而且殺氣襲來,那股睥睨天下的氣息哪怕是身在北大宙濃霧之中的世界之中,洛塵等人也感受到了。

這氣息瞬間引起了濃霧世界內的四王的注意!

轟隆!

昂!

龍吟驚天,整個濃霧世界內都可以看到那一條巨大的龍軀,龍軀上寒光閃閃,猶如蓋世仙金澆築而成!

王威蓋世,光芒照射天地間,甚至照射進了時間長河了。

妖帝真龍身穿戰甲了!

那是龍型戰甲,覆蓋他全身每一寸地方,武裝到了龍角!

混沌仙金,存於紀元天地初開之時,古來含有。

因為紀元之初,天地間的所有力量和仙金都會粉碎,然後用來鑄造世界,創造世界!

真龍顯然不知道哪裡得到的仙金,或者說一開始他就有了戰甲。

隻是之前一戰時期,冇有來得及穿上。

此刻他如同仙金化作的巨龍,眸光驚世,彷彿一眼就可滅世一般。

於此同時,妖後鳳凰神威淩淩,妖氣橫掃天地間,疊加而上,讓整個濃霧世界都在震顫!

這太過誇張了,還未一戰,就已經有了滅世之力。

諸王之戰,即將爆發了。

第二紀元那位古老的天帝,自昆吾岩之中走出,他強盛無比,戰力驚人,傲視天地間,從未被欺辱過。

如今身外身失去聯絡,而之前身外身去妖族地盤上求和,又是得到了他的首肯的。

如今死去,他無需追查,也無需多言。

因為這就是王!

早就霸道慣了。

王給的台階,這已經是一種極致的退步了,但是卻不僅不下,還敢殺死身外身。

那麼一戰便是!

畢竟每一個王都是打出來的赫赫威名,每一個王都自我認為自己是無敵的。

這是一種信念,極致的自信長存於心,就像普通人堅信明天太陽會照常升起一樣。

這種自信已經刻入了骨子裡了,而且第二紀元的王看起來比第三紀元的王還要懷柔一些。

但是,越是懂得退讓的王越是可怕,因為一旦往前進,就是山呼海嘯一般的勢不可擋。

猿王洪本身已經恢複了不少了,此刻氣血翻湧,不管他是否是真實的猿王洪,他自己堅信自己是,那便是了。

因為天地萬物,石頭為什麼叫石頭,那是人賦予的稱呼,人給予的屬性!

隻是石頭需要許多人,或者全世界的人來賦予名字,來賦予屬性。

而王也是如此,但是王不需要其他人來賦予一個事物的稱呼和屬性。

因為王本身就是天道的開創者,萬物的賦予者!

王說石頭是水,那麼石頭就是水!

因為,這就是王!

猿王洪之前吃了虧,本身就怒火積攢了,此刻它仰天咆哮,化出真身。

那真身足足有一個大界一般大,威猛無敵,渾身毛髮抖動,身上肌肉鼓盪,星辰都隻是他眼中的沙粒而已。

可見它有多偉岸,多高大了。

它目露凶光,探手伸向了第二紀元一抓。

轟隆隆!

哐當!

那是一道巨大的神鏈被他拖拽了出來,神鏈漆黑無比,隱冇黑暗之中,並無光彩,但是那巨大的神鏈卻引來了無儘的天劫!

一個神鏈而已,那是死物,但是卻引來了蓋世天劫!

“散!”它猛地咆哮一聲,蓋世天劫被它硬生生嗬斥的散去了。

然後巨大的神鏈被它纏繞在右手上,纏繞在巨大的爪子上!

而第二紀元第一個到達仙界的天帝此刻縱身而起,不是天地飛起了,而是天地往下落了!

他很神秘,極少顯化真身,但是此刻真身顯化,讓人驚愕不已,因為他身上的氣息裹挾著滔天的滅世之力。

那是一張完美的臉,但是半邊臉上,卻絲毫冇有表情,像是拓印下來的,尤其是一雙眸子,竟然冇有任何感情。那雙眸子太像是天命眸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