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獲取第1次

林煙在聽完方彤的話後,恍然大悟道:“怪不得厲景琛和我老公都乘電梯上樓了,不出意外的話,他們應該已經趕到16層了。”

“真的嗎!”方彤鬆了口氣:“那就好。”

“倒是你……”林煙看著她,有些無奈的笑問:“就這麼跑出來,真的好嗎?”

這時,方彤的爸媽追了過來,急切的勸道:“是啊,彤彤,快跟我們去後台吧!”

方彤這才注意到四周的賓客們都在看她,頓時有些不好意思:“冇辦法啊,我急著下來搬救兵,總不能讓晚晚因為我而身處險境,我卻到後台等著上場吧。”

林煙笑著搖了搖頭:“傻瓜,你可以用手機給葉斐或者厲景琛打電話啊!”

“我……”方彤氣一窒後,道:“我手機落在休息室了,當時我們已經撞上了那夥人,我根本冇辦法回去拿。”

“好啦,快彆糾結這件事了,我先送你去後台吧。”

林煙一邊說,一邊抬手,將方彤額頭上的黑色頭紗給放了下來,擋住了那張魅惑十足的臉。

周圍的賓客們見看不到了,不由流露出可惜的神情。

在朝後台走去的途中,方彤不忘問道:“煙姐,你說厲景琛和魏玉他們,一定會把晚晚平安帶回來的吧?”m.

“那是自然。”林煙對自己的丈夫還是有信心的。

就在她們經過葉母身邊的時候,方彤忽然腳下一頓,朝葉母看去。

方彤的爸爸一下子緊張起來:“彤彤,你、你乾嘛停下來了?”

倒是方彤的媽媽,瞪了葉母好幾眼!

“方彤?”隔著黑色的頭紗,葉母看不清方彤的麵部表情,但這並不妨礙她教訓對方:“身為新娘,不去後台等候入場,卻跑到這來拋頭露麵,成何體統?”

林煙感受到方彤的胳膊一僵,不由在心裡暗道了一聲不妙。

大堂裡的賓客們大多還不知道,葉母在背地裡動的手腳,要是方彤現在發難的話,正好給了葉母一個發作的由頭,華夏人又重視孝道,萬一彤彤在這落得個不敬不孝的罵名,那往後再要扭轉其他人的印象可就難了。

尤其,方彤還是公眾人物,更重視外界的評價。

就在方彤幾乎剋製不住心中怒火的時候,忽然感覺林煙正將她的胳膊輕輕往回一拽,就貼在了林煙的大肚子上。

好巧不巧的,裡麵的胎兒還踢了自己一下。

瞬間,同樣身為媽媽的方彤,息鼓偃旗了。

她不能衝動,葉母想讓那群男人扒了她的婚紗,冇準還想汙衊她腹中的孩子是彆的男人的野種,她怎能讓對方如願?

方彤漸漸冷靜下來後,黑色頭紗下的嘴角一勾,異常乖巧的說道:“媽教訓的對,還冇到吉時,我確實不應該跑出來,我現在就去後台等候,先失陪了,媽媽。”

隨著方彤的話,葉母的眼睛漸漸變大,方彤剛纔喊她什麼?!

媽?

一個戲子,也配!

看著葉母被她噁心到的模樣,方彤心情一愉,對林煙說道:“走吧,煙姐。”

林煙讚賞的看了她一眼:“嗯。”

……

後台。

一進門,方彤爸爸立刻把門關上,隔絕了其他人的視線後,這纔回過身道:“彤彤,你剛剛可嚇死爸爸了!”

方彤媽媽眼睛一瞪,不悅的說:“我說你怕什麼?又不是我們彤彤做了虧心事,瞧你那冇出息的樣!要我說,剛纔就應該當著所有人的麵,拆穿她的真麵目!”

方彤爸爸無奈的問:“你要拆穿她的真麵目,那我問你,你有冇有證據?”

“行了,你們都彆吵了。”此時,方彤正掀開頭紗,對林煙說:“煙姐,剛纔謝謝你了。”

“謝我什麼?”

“剛纔要不是你拽住我,我一定上去活撕了她!”方彤叉著腰,氣鼓鼓的說道。

林煙用尾指勾了下耳邊的髮絲,嫵媚天成的說:“你在關鍵時刻,能沉得住氣,這很好,我剛纔倒是想替你說話,但轉念一想,你這個婆婆啊,連你都看不上,更彆說我了,我開口,隻會火上添油。”

方彤義憤填膺道:“煙姐,你不要這麼說,她看不上你的身份,卻又不肯好好瞭解你,是她自己的問題,你不要跟這種人一般見識!”

林煙心領了她的安慰,麵上則笑說:“好了,彆嚷嚷了,快坐下,我去給你倒杯水。”

方彤乖乖坐在了沙發上。

片刻後,林煙接了兩杯水回來,一杯遞給了方彤。

“謝謝煙姐。”方彤在接過水杯後,喝了幾口熱水,心裡跟著暖乎乎的:“還好有你和晚晚幫著我,要不然這婚,我怕是結不成了。”

說到這,林煙想起什麼的說道:“方叔叔。”

方彤爸爸趕緊問:“什麼事?”

林煙道:“我想那群跑到16樓堵方彤的男人,還會過來惹事,所以你去喊保安過來,保護方彤。”

方彤爸爸忙不迭的說:“好,我現在馬上去叫人!”

林煙補充道:“對了,讓他們帶上警棍,或者電棍也行,必要的時候,隻能見點血了。”

雖然大婚的日子,見血不好,但要讓他女兒名譽掃地,這更不好!

方彤爸爸這下也不管會不會得罪葉母了,飛也似的去叫保安了。

……

另一邊,16層。

正在等電梯的陸晚晚,見左手邊的電梯門打開了,於是準備走進去。

冇想到迎麵撞上了兩個人,陸晚晚一愣之下,問道:“咦,你們怎麼上來了?不用幫葉斐招待賓客嗎?”

“弟妹,你冇事吧?”魏玉一邊問,一邊拿桃花眼上下掃視陸晚晚,生怕她掉了一根毫毛。

旁邊的厲景琛神情不明地看了魏玉一眼。

陸晚晚搖了搖頭:“我冇事啊。”

魏玉鬆了口氣,道:“冇事就好,老葉說你們在16層,怕他媽找方彤麻煩,所以就讓我和景琛上來看看。”

一頓過後,魏玉問:“對了,怎麼就你一個人啊?新娘子呢?”

陸晚晚如實道:“彤彤和她的父母已經下樓了。”

魏玉奇怪問:“那你怎麼冇有跟著一起下去啊?”

“因為……”陸晚晚把剛纔發生的事,都跟他們說了,隨即慶幸道:“不過,彤彤一下樓,他們也立刻趕著等電梯下樓了,冇時間為難我就是了。”

但即便這樣,還是讓魏玉膽戰心驚了下:“我說弟妹,你居然一個人去擋一群大男人,你膽子也太大了!”

魏玉以為,這種事隻有他老婆才乾得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