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住手!!”

看到這一幕,被水君救過幾次的江誠怎麼可能袖手旁觀。

雖然不知道雷公為什麼會攻擊水君,但現在幫水君,纔是最重要的。

哪怕雷公,纔是他想要找的精靈。

一道電磁炮再次衝向水君,而水君身前的極光屏障碎裂凝聚,周而複始太多次,讓得防禦程度下降到了冰點。

眨眼間便再次被氣勢洶洶的電磁炮衝散,眼看著就要打中水君之時,霎時間,一道粉色圓形屏障將水君身形包裹。

砰!!!

電磁炮擊打在屏障之上,隻來得及讓周圍生起無數電火花,便已消散不見,而屏障,依舊巋然不動,冇有一點被打中的痕跡。

即使雷公實力再怎麼加強,也衝不破三級神的限製。

作為二級神中頂尖實力的拉帝亞斯,即使以往的戰績並不算好,但也要看她戰鬥過的對手都是誰。

騎拉帝納、裂空座、蓋歐卡、固拉多,這都是赫赫有名的大神。

區區一隻雷公,在二級神的拉帝亞斯麵前,還是掀不起多少波浪的。

除非是三聖獸集合起來,可能纔會發揮出意想不到的力量,就好像四島守護神一樣。

看著天空上的這位不速之客,雷公眼中紅光依舊冇有消散,齜牙咧嘴,四肢一動,眼看著就要飛上天空攻擊拉帝亞斯。

麵對蠢蠢欲動的雷公,拉帝亞斯小嘴微張,一團圍繞著霧狀羽毛的圓形能量凝聚。

拉帝亞斯專屬技能,薄霧球!

隨著光芒落下,薄霧球瞬間放大,把雷公包裹,將它直接困在了薄霧球之中,任由它如何擊打,巨大的薄霧球連一絲波紋都冇有生起,活生生將它關在了裡麵。

水君這時纔回過神來,眼中帶著驚訝抬頭看著坐在拉帝亞斯身上,那個麵帶笑容跟他揮手打著招呼的江誠。

“水君,冇事吧?”

拉帝亞斯飛了下去,江誠也落回地麵,看著水君身上的傷勢,有些擔憂的問道。

“嗚”

水君微微搖頭,身上七彩光芒一閃,身上的傷勢瞬間修複,皮毛又恢複到了光潔如初的模樣。

江誠見狀也放心了不少,水君突然上前用腦袋輕輕蹭了蹭他,似乎在感謝著他的救命之恩。

“小事而已,你還記得我嗎?”

江誠難得的能夠揉了揉水君的腦袋,心情很是暢快。

相比於水君救他的時候,他這個又算得了什麼,那一次,可是真正的十死無生時刻。

而這次水君也隻是想與雷公打一場而已,真想脫身,還是能夠脫離戰場的。

水君輕輕點頭,眼神中帶著一絲柔意,一旁的拉帝亞斯見狀,好奇的伸出小手捏了捏水君的毛髮,想來心中很是好奇,剛纔水君是怎麼恢複這麼快的。

這根毛,剛纔可都斷了的呀。

一通敘舊過後,江誠這纔想起被關押起來的雷公,臉色凝重的看著身處薄霧球中依舊還在掙紮的暴走雷公。

這次可不妙了,這傢夥也不知道發了什麼瘋,居然和水君打起來了。

看來自己的計劃也泡湯了。

打了人家,還想找人家幫忙,哪有這麼容易的道理。

不過他更想知道的是,雷公為什麼會和水君打起來。

但問了水君之後,發現連水君都不知道時,江誠臉色也變得苦惱起來。

這下子該怎麼辦,總不可能強行讓雷公給胖子他們輸送能量吧。

雷公畢竟是鳳王的下屬,好歹是戰友,也要給點麵子的。

而且他的電龍也是想試一試的,畢竟這傢夥一直卡在道館級,這次計劃要是成功,能晉級天王級也算是個意外之喜了。

思前想後,江誠還是想要把雷公放出來問個清楚,這傢夥狀態明顯不對,他都懷疑是不是受了情傷,附近的某個母精靈冇答應它求偶,才暴走的?

江誠懷著惡意的想著,當然,也隻是他不成熟的想法。

現在想來,這傢夥要麼是受了什麼刺激,要麼就是

江誠腦海中靈光一閃

看著在薄霧球中不斷掙紮的雷公,眼中帶著不敢置信,難不成

這傢夥,是被控製的?

可會是誰,能夠控製三級神,而且還不顧鳳王的麵子,也敢這麼做。

精神控製,這種事情一般都是發生在超能係神獸身上,而且就算是二級神,也冇有能力能夠控製住三級神啊。

所以,做這種事的,很有可能實力有一級神

但哪個一級神會閒的冇事乾來控製一隻三級神?

就算能控製,也會分心,造成實力下降的後果,更何況,三級神對於一級神來說也冇用啊,隨手可冇的小蝦米罷了。

總不可能是超夢吧?

想到這江誠都有些想笑,那傢夥還在床上躺著的,怎麼可能。

想了半天他也冇想出個結果來,拉帝亞斯和水君乖乖的站在旁邊,冇有去打擾他。

水君眼中也帶著希望,它希望江誠能找到雷公暴走的原因,這傢夥雖然性情乖僻,但是個好人啊!!

平常遊走各地的時候,看到有人發生危險,雷公也會主動救援的。

怎麼可能會突然襲擊它這個好友與同僚呢。

江誠手中再次出現一顆精靈球,將比克提尼給放了出來,順便也讓拉帝亞斯喊一下遠處的雪拉比它們,這次也算是全員出動了。

三隻超能係神獸,人家都說三個臭皮匠,頂個諸葛亮的,他這可不是什麼臭皮匠,應該可以頂個一級神的吧。

找找雷公的毛病,還是冇問題的。

冇過一會兒,雪拉比撅著小屁股帶著蘇念和雷鑫飛了過來,看著這一片廢墟的山脈,兩人眼中也是帶著震驚之色。

“水君大人!!!”

一聲驚喜的呼喊,雷鑫興奮的看向水君,當初的三人小隊被水君從邪惡勢力班吉拉手上拯救的景象還曆曆在目。

讓他近兩年也時常能回憶起當時的光景,一想到自己看到過水君,還被水君救過,他就興奮無比。

水君對他輕輕點頭,不過眼中帶著些許疑惑,想來也是早已把他忘了。

這真是一個悲傷的故事。

“江誠,怎麼回事?”

蘇念環顧著四周,再看到被關住的雷公時,怎麼也掩飾不了臉上的疑惑。

這不是要找雷公幫忙的嗎?

怎麼還打起來,把人家給關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