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勸友人甩了未婚妻,這可不好,俗話說,勸賭不勸女票的,何況人家是未婚妻,就不怕將來落人埋怨嗎。這要怎麼勸。

薑常喜:“那個李兄我覺得也冇有夫君說的那麼完美,看似淡然,怕是心思頗深。”

周瀾:“咦,有嗎,李兄還是很性情中人的。”

薑常喜:“若是真的性情中人,怎麼會攥著一個女子的婚約在手裡,他都雙十年華了,女子這個年紀,還能嫁什麼樣的人家。若是嫁給他,他能對先前的事情冇有芥蒂嗎?他心裡能不清楚這些嗎。”

跟著:“可他還是做了,可見這人也冇有麵上那麼溫婉善良呀,還說什麼性情中人。”

周瀾跟著點點頭,好像也有道理:“可不得不說,李兄身上還是有讓我學習之處的。這種情形之下還能刻苦讀書不為外物所擾,堅忍不拔的奔著目標努力。這份任性值得學習。”

薑常喜:“嗯,夫君說的文雅,用我的話說,這就是臉皮夠厚。所以臉皮厚纔是真學問。”

周瀾臉色通紅:“這,這個。”想到李兄的性情,還真是需要臉皮的支撐,不得不說,媳婦說的對。

可李兄哪有如此不堪。當著媳婦的麵卻不敢再說李兄如何了。

感覺到媳婦對於身邊友人似乎不太友好。

薑常喜這時候突兀的問了一句:“你看,我這耳邊風吹的如何?”

周瀾:“啊,什麼耳邊風?”

薑常喜:“你我是夫妻,我同你說的是非,就是耳邊風呀。你對李兄那麼推崇,我這話說出來,你不是也含糊了嘛,可見耳邊風很厲害的。”

周瀾臉色通紅:“那是你說的有道理,我依然是欣賞李兄的,不過會更客觀,更理智的看待問題。”

跟著:“你若是不喜的話,我,我可以……。”

薑常喜:“我就是想要夫君知道,耳邊風的厲害。”

跟著:“男女之間這緣分誰也說不清楚,誰知道將來李兄的未婚妻過的如何,落得什麼境地,而李兄又會不會因為各種原因,重新接納了這位女子。到時候人家知道了你在這裡麵的作用,耳邊風吹起來,夫君同李兄的友情可就懸了。”

周瀾眨眨眼,哪有這麼多的可能:“寫話本子都不敢這麼曲折。”

跟著:“話說,李兄的事情,本來就同話本子上寫的一樣,誰又說的準以後會不會一如既往的精彩呢。”

薑常喜也不吭聲,給周瀾沖泡了一杯蜜水,施施然的出去了,不打擾夫君苦讀。

不是推崇人家堅忍不拔的讀書進取精神嘛?

而周瀾那邊後知後覺的明白了,媳婦在說自己今天做的不合適,不該插手人家李兄私人的事情,交淺言深,還是疏不間親?

周瀾把這件事情翻來覆去想了很久,第二日特意在老師那邊問了:“是弟子魯莽了嘛。”

先生擼著鬍子:“你纔多大,朋友之間仗義執言也是尋常。”

跟著看一眼自家男弟子:“可是我那女弟子對此有意見?”

周瀾:“弟子覺得三娘說的有道理。”

先生:“她那是女人的小九九,你是大丈夫,自當有自己的擔當,說了就說了,仗義執言又如何。”

周瀾:“可若是微不足道的一些小事,讓自己陷入困境,累及家人,那就是弟子的過錯。弟子有仗義的心胸,更應該放在當放之處,先生可對?”

先生心說,我都不用教,你都不用吃過虧就學會了,我這先生當的太便宜。

歎口氣:“你都說了,先生還能說什麼,做什麼事情之前,先想想家人那是冇錯的。可要記住,任何事情都要把國家大義放在前麵。”

周瀾:“學生謹遵先生教誨。”

先生:“你可知道先生為何在保定府當個徒具聲明的先生。”

周瀾拱手,追捧自家先生:“先生高雅,不入世俗。”

先生輕哼一聲:“那都是遮羞的,學了一身本事,冇有人願意閒置不用,先生我就是因為這仗義的胸懷用的不是地方,不得已才隻能弄了個虛名,不能施展胸中抱負。”

若是可以,他老人家更願意用這有用之軀報效家國。

這多不好意思,自家人也不用如此直白,周瀾:“先生。”

先生:“我是想說,你這媳婦雖然事多,可大多在理,還是能聽一聽的,先生我當年若是有人能夠在這樣地方多提點提點,就不至於如今在這裡教你們幾個小徒弟。”

周瀾:“弟子明白,三娘難得。”

先生:“因為這樣的事情若是影響了你們小夫妻的感情,那是你蠢。”

周瀾苦笑:“先生您忒瞧不起弟子。”

若不是覺得自己做錯了,何至於過來先生這邊求指點。

先生點點頭,略微驕傲的誇了一句:“這也是我弟子的胸懷。”

周瀾:“先生,我會努力的,我是男人,我會給三娘,給常樂,給先生撐起一片天空的。”

不是先生瞧不起弟子,這個需要努力:“讀書去吧,那樣能快點,現在還是先生我罩著你呢。”

哼,大話倒是真敢說,先生很是瞧不上的。

回到內宅,周瀾對著媳婦躬身長長一揖,薑常喜立刻扭身躲開:“夫君這是要羞臊我不成。”

周瀾:“大奶奶耳邊風吹得好。”

哪有這樣說話的?磕磣人呢,薑常喜:“咳咳,大爺不怪我就成。”

周瀾:“咱們是夫妻,我隻擔心,萬一我冇有懂怎麼辦。”

薑常喜心說,怎麼可能,那樣的話,我還是有辦法讓你明白的,你當真以為,碰上個渣男,我爹都能遵守承諾,能冇有個依仗了?

不過不到那份上,還是不要說出來的好,羞羞澀澀的:“大爺莫要再說了,我羞愧死了。”

周瀾:“還請大奶奶給我準備些許酒水。”

薑常喜翻臉比翻書都快,羞澀冇有了:“酒水,這個怕是冇有,夫君你要知道,咱們年歲還小呢,酒水這東西還不能沾染。”

跟著又是一番說辭:“而且咱們成親了,或許很快就要有小娃娃的,喝酒對身體不好,於懷孕生娃娃冇有好處的。”

問題是,現在他們還冇有圓房,不,問題是,你怎麼好意思說呢?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