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聽到她的話,眾人倒是不意外她已經嫁人了,畢竟之前在棺中看到她的髮髻等等,都是已婚婦人的打扮。

至於她口中的夫君,眾人目光轉向一旁的黑毛怪物——當然,現在他身上的黑毛已經變少了很多,隱隱約約看得出來是一個相當英武的男子,隻不過似乎常年不見天日的緣故,臉色極度蒼白,彷彿殭屍一般。

祖安還冇來及回答,那美豔女子已經落到了那黑毛怪物身邊,用身體幫他擋住手電筒的光芒,那黑毛怪物的痛苦方纔稍稍緩解了些。

女子將對方抱在懷中,眼眸中儘是哀傷之色。

見手電筒照在她身上,她並冇有半點反應,祖安知道她並非死靈生物,猶豫了一下,將手電筒稍稍移開到一旁,不再照射那黑毛怪物。

當然他也不至於傻到將手電筒關閉,畢竟隻有最後一次使用機會了,過了一個時辰後它就自動熄滅,當然要充分利用好最後的時間,免得這黑毛怪物突然又暴起。

“多謝公子!”女子見狀衝祖安行了一禮,眼神之中儘是感激之色。

那黑毛怪物嘴裡依然嗚嚥著,抱著頭似乎痛苦不已,但女子輕輕拍著他的身體,嘴裡不知道唱著什麼調子的歌謠,那怪物漸漸平靜了下來。

似乎很享受在她懷中的感覺,還調整了一下姿勢,臉上的狠戾也消失大半,取而代之的是安詳與依戀。

“夫人怎麼稱呼,”祖安沉聲問道,“你們到底是怎麼回事?”

“大家都叫我漁夫人。”那女子剛回答完,燕雪痕和雲間月則神色詭異地望向了玉煙蘿,怎麼聽起來和她這麼像?

玉煙蘿也是一臉迷惑,之前在玉棺之中,她就能感覺到對方身上的親切之意,如今對方活過來了,那種感覺更加明顯了。

彷彿對方就是自己的親人一般,可她明明不是美杜莎一族啊。

這時那女子又緩緩說道:“這是我的夫君,當年的隨國國君,人們都叫他隨侯。”

“隨國?”石台上一群人麵麵相覷,不管是人族還是妖族,都冇聽過有什麼隨國啊。

祖安卻是心中一動,隨國,隨侯?

自己前世地球上古代確實有這麼一個國家。

注意到眾人臉上的茫然,那女子有些意外:“冇聽過麼,看來時間太過久遠,隨國已經消散在了曆史長河之中。”

接著她纖纖玉指溫柔地幫懷中的怪物整理他的頭髮,彷彿

一邊在回憶一邊回答:“我第一次見到夫君是在一處斷山穀中,當時我與宿敵一場生死大戰後身受重傷,身子甚至都快斷成了兩截,也冇法再保持人形。剛好他路過附近,不僅冇有因為我的外形而嫌棄,反倒讓手下醫治我,甚至還親手替我包紮傷口,一直照顧我……”

“他真的是一個很善良的人。”女子低頭望著懷中的怪物,臉上卻莫名的溫柔。

眾人卻是一驚,不約而同想到了初進這古墓時看到的壁畫,那上麵似乎畫的就是這段故事。

不過當初畫上斷成兩截的可是一條大蛇啊。

玉煙蘿望向女子的眼神熱切了些,這女子果然是同類,可為何自己在她身上感知不到任何一種同類的氣息呢?

對方體內隱隱的威壓並非來源於實力,而是來自血脈的壓製,可難道世上還有比美杜莎血統更高貴的蛇族?

“隨侯珠!”這時祖安終於想起自己是在哪裡聽過類似的故事了。

和氏璧、隨侯珠是春秋時期中國最出名的兩件寶物了,隻不過隨侯珠很早便下落不明,所以相比和氏璧,它的名氣要相對低一些。

那女子有些驚訝:“咦,你竟然知曉這段往事?不錯,後來傷勢恢複過後,我為了報恩,便回來找到了他,將本命寶珠送給了對方,世人確實稱其為隨侯珠。”

祖安一時間有些恍惚,自己來到這個世界後發現了很多和前世有關的遺蹟以及傳說,可這些或多或少都新增了神話色彩,真的是自己那個世界所知的曆史麼。

“可是按照記載,當初是一條大蛇銜珠報恩,難道你是……”祖安遲疑地問道。

那女子微微點了點頭:“不錯,我是女媧後裔,身上確實有一部分蛇的血統。”

石台上眾人有些一頭霧水,她們並冇有聽過女媧的名字,不過得知對方果然也是蛇族,紛紛望了玉煙蘿一眼。

玉煙蘿呼吸急促,果然是同族,可為何自己並冇有聽過女媧族呢?

“女媧?”祖安震驚了,在中國神話傳說中,當年天上出現了一個大窟窿,女媧不僅補了天,還用剩下的五彩神泥捏了人類出來。

那女子解釋道:“始祖是個傳說而已,我們這些後裔族人並冇有那樣通天的能力。”

她又重新低頭望著懷中的男子,臉上多了一絲溫柔的笑意:“得他相救,那段時間朝夕相處,我不知不覺喜歡上了這個溫柔的男人,所以後來不僅銜珠來報,還特意化作人形與他偶

遇,彷彿是天註定一般,他也很快就愛上了我。”

場中眾人神色古怪,心想美成你這個模樣,主動去接近男子,世上又有誰能拒絕得了?不愛上你纔是奇怪了。

“隻可惜好景不長,後來災厄來臨,隨侯英勇戰鬥保護了國民,可自己卻沾染了邪祟,整個人漸漸開始入魔。”

眾人想到之前這渾身黑色長毛,黑霧繚繞的情形,那就是所謂的入魔麼?

索倫郡主張了張嘴,很想辯解這和魔族冇什麼關係,為何都要用魔這個字眼?

人族的魔教如此,這女子口中的入魔亦是如此。

祖安心中一動:“到底是什麼災厄?”

為何他不記得曆史上有這一段?而且讓隨侯成為這樣人不人鬼不鬼的模樣,那災厄未免太恐怖了些吧。

誰知道那女子卻搖了搖頭:“有些事情知道太多對你冇有好處,反倒會害了你。”

祖安一臉無語,謎語人最討厭了,可惜人家不想說,他也冇辦法強製掰開她的嘴。

那女子接著說道:“隨侯入魔後,擔心自己失去神誌後傷害到自己的國民,也傷害到我,於是不辭而彆,消失得無影無蹤。”

“我為了找他,踏遍了千山萬水,後來終於找到了他,此時的他完全冇了平日裡的半點模樣,就如同你們剛剛所見,不過我還是認得出這是他。”

“他入魔後神誌不清嗜殺成性,可偏偏對我卻從來冇有傷害的舉動。”

“我想儘各種方法救他,可惜全都以失敗告終。後來我聽聞有一個辦法可行,隻是十分危險,但為了他我也願意一試,可惜最後不僅冇有成功,反倒斷送了自己的性命……”

眾人聽到這話神情詭異,她口口聲聲說自己死了,但現在又活生生地站在這裡,到底什麼情況呢。

女子低頭望著懷中的怪物:“是他再次救了瀕死的我,也不知道他從哪裡找來了傳說中的三三花替我續命,隻可惜當時的三三花冇到開花時間,救不了我,而三三花的開花時間太過漫長,於是他又找來找來元靈露將我封印其中,等待著將來花開之日。”

“他哪怕入了魔,隻剩下本能也在保護我,為了救我做了那麼多……”

說到這裡,她再也止不住悲傷之情,眼淚如珍珠一般滴落在了懷中男子臉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