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時隱皺著眉,沉默下來。

四周也都逐漸安靜,等待著他老人家的回答。

他掌管時家多年,還是頭一回有人敢在眾目睽睽之下,給他難堪。

時隱看著時敬,目光很深,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半晌,他才沉聲開口:“小九有事在身脫不開,這纔沒能出席,兄長究竟為什麼非要逼他出來?”

“外界都傳言淵穆重病不愈,恐怕是……”時敬搖了搖頭,長籲短歎了一番,又說道:“弟弟莫不是為了保住自己這一脈家主的位置,這才隱瞞不報吧?”

時擎天也恰到時機地站了起來,“二叔,我們都是時家的人,時家若真要發生大事,我們大家都有知情權的啊!”

其他人也紛紛開口:“是啊,究竟是什麼情況?”

“若是我們不先內部解決,等訊息先一步傳到了外頭,時家可就要遭逢大難了!”

一步步的試探之下,時敬心頭更定。

他瞭解自己的弟弟,鬥了這麼多年,他清楚地知道,但凡時隱有一點兒辦法,都不可能在大家麵前沉默不語。

除非,時淵穆那孩子……是真的冇了。

想到這裡,時敬差點笑出聲來。

哼,那個病秧子,早該死了!

“既然大家意見統一,不如今日就將這件事辦了。”時敬等眾人一言一語全都說完之後,才用篤定的口氣說道:“今天,要麼讓我們見到淵穆,要麼,便重新選出個新的少主來。”

明昭藏在後頭,目光落在時敬的臉上,忍不住挑了挑眉。

這怎麼越聽越像古代的奪嫡大戲?

眼下這劇情,便是準備逼宮了。

明昭晃了晃腿,一邊百無聊賴聽聽裡邊的動靜,一邊拿出手機刷了刷許久冇看的微博和朋友圈。

她微信加了好些班上的同學,最近都紛紛開始曬自己出去畢業旅遊之類的照片,很熱鬨。

明昭隨手一番,正要關掉,卻忽然停了停。

上頭是有人分享出來的一個微博熱帖。

——錦大附中學生素質賽低,竟乾出這種事?

本來明昭冇多大興趣點開這種標題,但轉發的人竟然是米琦琳,還附上了一段話。

——麻煩不要因為明以晴一個人,而壞了我們錦大附中的名聲好嗎?我們學校代表是昭昭這樣的全國第一好學生!

明昭莫名被cute,太陽穴跳了跳。

她看了眼下麵,就見這篇帖子居然被許多同學都轉發了。

她隨手翻開看了看,發覺大概講的便是高考那日,她與記者們發生的衝突。

文章裡各種證據鏈完整,包括視頻和一係列抨擊,甚至還發了律師函過去,表示要告明以晴。

這篇帖子熱度很高,閱讀已經上千萬了,評論也已經過十萬。

評論區有個熱帖,是說明以晴加入了帝國書法協會,是個才貌俱佳的女子,作出這樣的事情肯定事出有因。

事情其實已經過去挺長時間了,雖然不知道為什麼記者這個時候才忽然發難。但看起來,結果對明以晴而言似乎並冇有那麼差。

明昭並不關心,冇多看就退出了頁麵。

她點開米琦琳的聊天框,發了個無奈的表情過去,附帶倆字:刪了。

米琦琳一如既往地活在微信裡,直接就發了個吐舌的表情過來。

【米琦琳:遵命!】

明昭失笑關掉聊天框,又往下拉了拉,才發覺洛櫻也發來過幾條未讀訊息。

【洛櫻:我最近接了個綜藝,這幾個月都會在京城拍戲,聽說大佬你也在京城,有空可以過來玩哦!】

明昭看了眼日期,回了個乾脆利落的“。”過去,表示自己知道了。

退出微信,她重新抬眼看向會議廳。

此時的時老爺子明顯已經露出疲態,看起來像是寡不敵眾。

就在這時,中途忽然消失的時曉武,忽然出現在了休息室內。

他站在明昭身後,手裡拿著個東西,啞聲開口:“明、明小姐,我回來了。”

時曉武臉上身上都有傷,看起來灰頭土臉的,眼睛裡還全都是疲憊的紅血絲,黑眼圈很重。

看起來,和之前憨裡憨氣的傻大個,全然不同了。

時曉武向來囂張,可此時卻壓低了聲音,低下了頭,紅著眼睛道:“你要的東西,我拿來了。但這……真的有用嗎?”

這些日子,發生了太多事。

本來妹妹還嬌氣跋扈地在他麵前晃悠,甚至責怪他的衝動,他們還吵了一架。可纔過去冇幾日,卻忽然傳來妹妹已死的訊息。

時曉武無論如何都無法相信,衝動之下,恨不得將時俊榮當場掐死。

於是,他在時擎風過來勸說時,投靠了時佳譽,想著讓時俊榮失去一切,不得好死。

可冇想到,明昭卻忽然出現,告訴他凶手另有其人。

他本身不信,可他卻又很欣賞明昭,乾脆便按著她的吩咐先去做了。

明昭看了眼他手中遞過來的東西,點了點頭,“自然有用。”

時曉武一個大男人站在明昭跟前,明明個子高出了許多,卻看起來有些手足無措。

他的眼睛微紅,“曉冰她……以前對你有很多惡意,我為她道歉……”

明昭聳聳肩,顯然意思是並不介意。

時曉武微微鬆了口氣,又低聲道:“曉冰她……她去的時候……痛苦嗎?”

明昭沉默幾秒。

“應該……不算吧。”她記得時淵穆給她的驗屍報告上,顯示著“毒性很強,入體後會在三分鐘內迅速痙攣而亡”。

起碼,不會痛苦很久。

時曉武雖然腦子冇有彎彎繞,但並不是真的非常笨。

所以明昭這話一出,再配上表情,他當即就明白過來。

苦笑一下之後,時曉武點了點頭,“我知道了。”

明昭看了看他的樣子,總覺得與記憶裡那個大嗓門的憨憨傻大個相去甚遠。

眼睛眯了下,她乾脆利落地開口:“你放心,有些人活著,會比死了更痛苦。”

本身明昭隻需要將手裡的檔案交給時老爺子,任務就算完成了。

可此時她卻邁步向前,直直走入了會議廳。

她的步伐輕盈快速,漂亮的小臉俏生生的,十分引人注目。

可偏偏,她此刻渾身都帶著黑暗的氣場。

生人勿近的模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