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眼裡,像是有什麼壓製住的情緒就要洶湧而出。

戰星辰隱約有種不好的預感,或者說是某個方麵的猜測,一時間心跳如擂鼓,就連手心也冒出了一層薄汗。

“你、到底想要說什麼?”

見蘇禦行久久冇有開口,戰星辰問了一句,視線從蘇禦行臉上劃過,最後悄悄遊離不敢對上他的眼睛。

又是一陣沉默。

時間彷彿靜止。

蘇禦行終於開了口,“當初為什麼不辭而彆?”

“!!!”

就這一句話,震驚到戰星辰瞳孔放大。

臥槽!

他這話是什麼意思,他......想起來了?

戰星辰一臉錯愕,第一反應就是,“你、你是什麼時候想起來的?”

蘇禦行淡淡然道,“很早之前。”

“很早之前是什麼時候。”

“見你的第一眼。”

“!!!”戰星辰傻了眼,這也就是說,早在片場她見到蘇禦行的時候,其實蘇禦行就已經知道她是誰!

“那你當時還說不認識我!”戰星辰鼓著臉頰道。

蘇禦行眸光幽深,“那你當初不是還不辭而彆。”

戰星辰噎住,一時間還真找不到辯駁的理由。

好像也是哈。

在這點上誰也彆說誰,互相都有被對方拿捏住的點,尤其當初還是她悄悄溜走在先。

戰星辰摸了摸鼻子,第一次感覺有些心虛。

隨著蘇禦行近乎坦白的問她這句話,一瞬間就將她的思緒拽回了兩年前。

兩年前的那個夏天,她以轉校生的身份來到城西學校,去報道的第一天,在學校外麵的巷子口,她被一群小混混堵住索要保護費。

以戰星辰的脾氣,不把對方打的跪地喊爹她就不叫戰星辰!

當時,她剛想動手,結果蘇禦行出現了。

那時候的蘇禦行比混混更可怕,動起手來狠辣又不要命。戰星辰當時觀戰,看得正起勁時,就被蘇禦行兜頭扔來一件外套。

同時,耳邊傳來他清冷淡然的聲音,“這不是女孩子該看的。”

那一瞬間,戰星辰覺得自己栽了。

打那之後,她就一直追著蘇禦行跑,追到全校皆知,追到沸沸揚揚。

那時候甚至還有人和她打賭,說她絕對拿不下蘇禦行。以戰星辰這個脾氣,從小到大還真就冇有做不到的事情,當即更是鉚足了勁下足了功夫對蘇禦行進行輪番攻勢。

她的窮追猛打維持了足足兩個月。

最後也不知道蘇禦行是煩了還是膩了,竟然答應了她的表白。

人是追到手了,可蘇禦行還是那種不冷不熱的狀態,像是一塊捂不熱的石頭。

所以戰星辰從此後就心冷了。

在和蘇禦行建立關係的第七天,她不辭而彆再也冇有去過學校,一聲招呼不打,直接轉學。

她的身份行蹤一直都是保密的,所以在轉學之後戰星辰棄用了所有聯絡方式後,蘇禦行就再也找不到她。

不過戰星辰覺得,她就這樣不告而彆之後,對蘇禦行來說應該是種解脫,會讓他如釋重負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