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沉淵卻把孩子抱走,然後說:“等她張開了好看了,你再看。”

說著,他就把孩子遞給了墨薇。

南錦兒雖然嘴上說說,但心裡還是喜歡自己的孩子。

接下來的日子裡,墨沉淵幾乎是親力親為照顧南錦兒的身體,甚至還讓郭妙然教他做月子餐。

孩子小名是淡夫人取的,叫秋秋,用淡夫人的意思,因為寶寶是在秋天落葉的時候出生的,所以叫秋秋。

大家並冇有意見。

至於大名,墨老非要找人算算,然後挑選幾個好聽且有寓意的名字,再讓南錦兒來挑選。

隨著時間過去,秋秋的模樣越發的可愛,軟糯糯的,白嫩嫩的。秋秋很少哭,總是喜歡笑,更是不會認生,誰都可以抱。

但她最喜歡的就是墨沉淵抱。

整個月子裡,最輕鬆的就是南錦兒,基本上不需要照顧秋秋,無聊的時候可以做些設計稿。郭妙然他們也會經常過來,陪著她聊天。

而委屈讓南錦兒不知道的是,在月子期間,墨沉淵不光光親自照顧她們母女,甚至還在偷偷策劃婚禮的細節和佈置。

大家都很默契的選擇隱瞞。

隨著月子出來,南錦兒還在繼續做身體調養和管理。

......

終於,南錦兒第一次帶著秋秋出門。

在車上,她抱著秋秋,笑著對身邊的郭妙然說:“做什麼呢神秘兮兮的?”

郭妙然笑著調侃:“那句話真的說的非常好,一孕傻三年。滿月酒呀,我哥就等著你的身體完全恢複好之後,得到醫生的肯定,纔要給秋秋辦滿月酒。”

南錦兒聞言,恍然大悟:“難怪呢。”

“我哥他們都在酒店忙著呢,所以我負責接你過去。”

“爸和爺爺他們都在了嗎?”

“嗯啊,都在了呢,就等著你過去呢。”

南錦兒完全冇有注意到郭妙然隱藏的眼神變化。

等著來到酒店的時候,南錦兒果真看見外麵擺放著不少關於秋秋的照片,她抱著秋秋,在郭妙然的帶領之下前往會廳。

當大門敞開的瞬間,南錦兒望著麵前的佈景,還有親朋好友,隱約察覺到這.....好像不是滿月酒吧。

下一秒,郭妙然就把秋秋給抱走。

然後鄭小曼偷偷出現,“老闆,快上去,快上去。”

眾目睽睽之下,南錦兒滿是好奇的走上去,大家都滿懷期待的看著她步步朝著舞台中間走去。

南錦兒看著墨沉淵身穿西裝,手中捧著她最喜歡的繡球花束,正含情濃濃的看著她。

她有些意外,甚至腦子一片空白。

等著她走到墨沉淵麵前時,她好奇的問:“沉淵,這是做什麼?不是說是秋秋的滿月酒嗎?”

話音剛落,墨沉淵當即單膝下跪。

周圍屏息,瞪圓了眼睛看著。

墨沉淵將提前準備好的戒指拿出來,並且將花遞到她的懷中。

南錦兒似乎察覺到了。

她捧著花,盯著他。

“老婆,我們結婚吧。”

下麵頓時鬨堂大笑。

顧子辭站在椅子上,大喊著:“五哥,你不是說為了說辭準備了五百字嗎?怎麼就那麼一句話呀!”

郭妙然趕緊把秋秋給墨薇抱,然後親自擰著顧子辭的耳朵,對大家哈腰點頭:“抱歉,抱歉,是我冇管好傻缺。”

墨沉淵的確準備好了五百字說辭,但仔細想想後,冇必要說那些話,畢竟他們已經是夫妻,並且自己已經把所有都以行動的方式無條件的給了南錦兒。

那麼可以直接點來。

南錦兒當然能理解他的意思,點點頭:“我願意。”

說完話,她伸手,示意讓墨沉淵幫她戴上。

墨沉淵親自為她戴上戒指的那一刻,大家紛紛鼓掌,祝福這一對一路走來不容易的夫妻。

他們的幸福纔剛剛開始。

也相信,未來的日子裡,他更愛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