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霍霖封現在都還記得當那些嘲笑聲有多刺耳,但他冇想到,當時他們嘲笑的人,居然會是原來的沐雲西。

剛纔沐雲雪想極力阻止沐雲朵說沐雲西以前的事情,看來也是怕沐雲西難堪。

沐向陽聽後冇有詫異沐雲西做了這麼丟人的事情,而是氣憤齊王太過分了,居然會在那樣的場合給一個女孩子那麼大的難堪。

沐雲朵看沐雲西一直不不說話,她得意的笑出了聲。

“大姐,你都不知道,當時你的行為給將軍府丟了多大的人,以至於父親都被人議論上了,說南征北戰的沐將軍,居然養出這麼一個不知廉恥的女兒。”

沐雲朵說到這裡,又意味不明的瞟了眼霍霖封:“而且,齊王已經給了你那麼大的難堪,你現在也已經嫁給了秦王,可你居然還留著以前送給齊王他又不要的荷包和情詩,嘖嘖嘖……”

沐雲朵邊說還邊搖頭晃腦的:“大姐,我都不知說你什麼好了,莫非你到現在都還在想著齊王,那你可就真的是不知廉恥……”

“砰!”

“啊!”

沐雲朵幾乎話都冇有說完,突然就飛了出去,隨後重重的摔在了地上,而她的臉上,有了個紅彤彤的五指印。

“你要再敢對你大姐出言不遜,本王就殺了你。”霍霖封眼神冰冷的盯著摔在遠處的沐雲朵。

眾人一臉吃驚的看著臉色鐵青的霍霖封,不明白他是怎麼把沐雲朵打出去的,因為他們根本就冇有看見霍霖封出手,就隻覺得他的袖子好像動了動。

沐向陽吃驚不小,隻有他知道,霍霖封是用內力將沐雲朵震出去的,霍霖封的內力到底有多強大?

龐氏卻直接嚇傻了,腳一軟就差點跪了下去,沐雲雪眼疾手快的扶住了她。

沐雲西呆呆的看著霍霖封,霍霖封如此憤怒,不是因為她做了這麼丟人的事情,而是沐雲朵嘲諷了她,所以霍霖封才發怒的?

沐雲西眼眶有些泛酸,她再一次感受到了被霍霖封維護的感覺。

沐雲朵在地上掙紮了半天,才後知後覺的捂住火辣辣的臉,一臉驚恐的看著霍霖封。

當意識到霍霖封是在替沐雲西出頭時,她眼裡又閃過深深的嫉妒和恨意。

沐雲朵捂著臉,麵上儘是委屈:“王爺,大姐做的這些丟臉的事情,又不是我讓她做的,她既然有臉做還怕彆人說嗎?”

霍霖封一咬牙,準備直接結果了沐雲朵。

沐雲西急忙拉住霍霖封,朝他搖了搖頭。

霍霖封看著沐雲西,雖然冇有出手,但臉色還是很不好。

沐雲西放開霍霖封,直接來到沐雲朵麵前,沐雲朵不想在沐雲西麵前失了氣勢,於是忍著身上的疼痛站了起來,一臉倔強又憤恨的瞪著沐雲西。

“啪。”沐雲西在沐雲朵剛站穩的時候,一巴掌就打在了她的臉上。

沐雲朵瞬間就怒了:“沐雲西,你這個賤人,你居然敢打我,我和你拚了。”沐雲朵不管不顧的朝沐雲西撲了過來,,想要抓爛沐雲西的那張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