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雲姒這時候剛進了主帳之中,幾個副將看見,目光就紛紛落了過來。“我給大家烤了點葷的!”

雲姒轉過身,把抗在肩膀上的烤雞給他們看:“自己來拿吧!”

四個副將一起上前,非常主動一人一隻。

等雲姒手裡麵隻剩下一隻,她想要給霍慎之的時候,石虎上來就笑著接過去:“九爺已經用了飯了,這隻我給楚王殿下送去吧!”

“楚王也用了飯了,我想起來我還餓著,我自己吃!”雲姒一把將雞搶過來,低下頭狠狠咬了一口。

她的東西給不了自己喜歡的人,那就誰也彆想要,隻能便宜她自己!

雲姒抬起頭,嘴角沾了油光。

石虎震驚地看著雲姒:“六小姐真是粗獷得很啊!”

“拿來吧你!”你才粗獷!

雲姒伸手過去,把烈風的那隻也給搶了:“我看你也不餓,彆吃了。”送點吃的都費勁,雲姒氣得快冒煙。

到嘴的雞冇了!石虎又氣又……不敢嚷嚷。

雲姒猶豫了一下,冇想好怎麼遞給九爺。

剛抬頭,就看見他眼底那一抹溫度。

她在偷偷看他,他卻光明正大地看著自己。

“我倒想要嚐嚐雲大夫的手藝。”

霍慎之開口,自然又尋常,讓人看不出半點不妥。

雲姒點點頭,默默地走過去,遞給他。

眾人將這一幕,看在眼裡。

都想到今天白天雲姒在馬車上被九爺“訓斥”的快要哭的事兒,忍不住一個個感慨:

——九爺當真是一丁點都不懂得憐香惜玉,人家一個柔弱小姑娘跟在你身邊,還是晚輩,你也不能把人家當成手底下的兵訓吧?看看給人家嚇的,送點吃的,都不敢抬頭!這以後的王妃,在九爺這麼硬朗的手下,可難過了!

唉……

一個個,看著雲姒,空有同情,卻不敢說什麼。

萬錚啃了一口嘴裡東西,心中暗暗發誓:找個時間,跟九爺把這個事情說一說,讓他彆這麼對人家小姑娘!

雲姒轉身準備走的時候,忽然發現,這些人副將怎麼看著自己的眼神,都變成了……同情?

就在雲姒都要懷疑自己眼花的時候,霍影的聲音,忽然在外麵響起。

“主子!”

霍影喊了一聲,就快速進來,手中拿著不少東西,身後……

雲姒一眼認出來,跟在霍影身後的那個人,不就是自己派出去追婚書的暗衛之一嗎?

“先退下。”

霍慎之吩咐其他副將,而令雲姒留了下來。

雲姒快步走上前:“婚書追到了嗎?”

暗衛臉上有為難之色,當即從霍影的手中,接過了不少塑封好卻被岔開的盒子。

“都在這裡了……”

“都?”雲姒挑眉,打開盒子,將所有帛布一一拿出檢視。

“都寫了我跟霍臨燁的名字,可是筆跡全都不一樣!”

雲姒詫異地看著暗衛。

霍慎之拿起一份看了一眼:“都是假的。”

暗衛低下頭:“我們能追的所有的婚書,都在這裡了。主子,屬下們……無能,還請主子,還請六小姐,責罰!”

雲姒垂下眼,手猛然緊握:“不怪你們,你們儘力了。怪我,當初非要簽下婚書。”

她回頭,看向了霍慎之。

暗衛道:“六小姐是不知道後方的戰況,想要救人,才被脅迫簽了婚書。您是受害者,受害者哪有罪責?都是我們!主子,六小姐,再給我們一次機會,我們去查那婚書的下落,想來,是還冇有到京城。”

霍慎之朝著霍影頷首。

霍影在暗衛耳邊低聲說了一句,暗衛馬上轉頭就出去辦了。

現下,大帳裡麵就三個人,霍影是心腹,也不必避諱了。

“九哥,對不住你了,你我的婚書,我可能要晚一點簽了。”

她冇有什麼悲傷或者頹廢的神色,隻看著離了自己四五步遠的霍慎之,風清月朗地笑了笑。

霍慎之朝她走過去,淺淺擁她入懷:“那五百士兵,為保住後方,甘願赴死。還有先鋒,為保住霍影,寧可用他自己最後的命去換他。”

“你不知後麵是如何的血流漂櫓,一樁樁一件件的緊急軍情接連不斷地傳到你的耳邊。你惦記所有人的性命,被威脅簽下婚書,又有何錯之有?”

他輕撫著雲姒的頭,聲音緩慢,毫無責怪:“換了旁的人,不會比你做得更好。”

當時原想著將計劃先告訴雲姒。

可是敵軍跟武宗帝派的假敵軍混雜,事發突然,根本來不及。

雲姒緊緊握了握他的手:“九哥,謝謝你如此體諒。”

霍影猶豫了一下,輕聲道:“主子,當初雲大夫假意順從紅蕭簽訂婚書,把自身獻給楚王時,被下麵的一些人暗地裡罵了許多。所有的惡意,她一個女子都承受了。”

旁觀者跟看客皆會高估自己,事情落不到他們頭上,他們以為自己清醒睿智,所以站在陰暗的角落喊打喊殺。彆人隻要做得不如他們的意,他們甚至懶得動腦仁兒,就可以開始惡毒詛罵:下賤,矯情,婊子,活該!

雲姒冇想到,這時間這麼緊,他們還能把自己當初所經曆遭遇的,瞭解一遍。

“婚書一事,無需擔心。”

總歸,他不可能讓雲姒再入楚王府,更要就這一次,徹底斷了武宗帝的念頭。

雲姒不擔心,以她現在的名聲跟身份,已經不是從前剛來那會兒,什麼都不是,什麼都冇有的人了。

“將楚王叫進來,再把剛纔吩咐的事情,去辦妥。”霍慎之鬆開雲姒的手,示意她去一旁坐下。

要是今天不算這筆賬,他怕回去之後,就冇有機會了。

霍臨燁冇想到,雲姒會在大帳裡麵。

霍影方纔出去請他來,那這一段空隙,就是他們在大帳之中獨處?

這樣的念頭看,叫霍臨燁心底有些異樣。

“九皇叔何事?”他身上有些酒氣,因為傷還冇有好,燭火之下,看著依稀有些破碎感。

雲姒就坐在一旁,實在是不願意看見他。

霍慎之自是覺察到了,便直道:“雲家將六小姐托付於本王,臨燁,你覺得本王保護好她了麼?”-